阅读记录
笔趣阁 > 玄幻魔法 > 去地府做大佬 > 【1053】布防(下)

【1053】布防(下)(1 / 1)

夜风越来越冷,城中鬼雾也越来越浓郁。城中散落的灯火珠光,在鬼雾之中朦朦胧胧的。

落在驿馆之中的那几只夜莺从树上从天而起,好似利箭,穿过鬼雾不知去向。

驿馆中的正屋里,应声就要离开屋子去办事的狐十斗,才迈出一步去,又停了下来。

他转身面向了青丘狐王,沉寂中思索片刻后,缓缓开口,提醒了青丘狐王:“大王,走出了这一步计划,就没有回头路了。你可想好了?”。

青丘狐王并没有急于回答,细细思量了一番之后,眼中顿时布满了坚定目光:“想好了,去做吧。”。

青丘狐王这也是慎重斟酌了的决定,不是一时兴起,也不是草率或冲动之举。

他看到了九幽国的繁荣和强大,也看到了九幽国日落西山之象已经显露。更是看到了萧石竹因为安逸而得的无能和昏庸。

只是并不知道,这一切都是萧石竹需要他青丘狐王看到的。

狐十斗也见青丘狐王决心已定,不再多言多问,转身便离开了屋中。

连狐十斗都认为,此计划可行。更何况他是青丘狐国的相爷,自然万事都会以青丘狐国为先为重。

而青丘狐王的命令,当然也是服从的。

狐十斗在鬼雾之中穿行,来到了长琴给他安排的屋中,立马紧闭门窗,坐到了书案后研磨,按青丘狐王所说,开始做事......

东瀛洲的雨,还在不断的从天空中厚重的乌云里降下。

蒙蒙细雨,有如牛毛丝线,构成一道道铺天盖地的雨帘,笼罩在大地上。

猗天山南部,嵎夷地区的山谷也被雨雾笼罩着。

雨雾之中,这座狭长的山谷东西两侧的山峰上,泥泞中不断溅起泥水。那些在山谷中,横在半空的石柱,尖锐的顶端滴水不断。

漫山遍野,随处可见体魄化为的齑粉,混合在了泥水之中顺着山道,一路向着山下谷中,流淌而去。

风雨和积水,让山野之中弥散在夜风下的血腥味,不断的变淡。

自从北阴朝放弃此地之后,留守山中的三万酆都军,和六千玄帝军,就成为了东瀛洲的众多孤军。

这些军队既没有投诚其他鬼国,也没有加入任何势力。就盘踞在嵎夷地区,据守天险,占山为王,割据一方。

没成想,这安逸又自由自在的日子还未过够,九幽国大军就忽然空袭了此地。

而且还是越过了前面百里之地,然后悄无声息的从天而降,打了当地驻军一个措手不及。

这里的驻军还未反应过来,雨雾之中,随风而降的九幽国空骑兵和飞天军,就风卷残云一般扫荡了嵎夷谷两侧山脉各处要塞和炮台箭塔。

还不到半个时辰,山中敌军几乎被全歼。九幽国不过有千余鬼兵受伤而已,无一兵一卒阵亡。

就连山中的二十门幽冥鬼炮,此时此刻也都归了九幽军。

该地区的主将枨枨力战负伤后被俘。

如今,方才进入五更天,天就要亮了。

忙着安排好了布防的春寒,来到了东面山峰上,一间石头房子里。

俘虏枨枨就被关在这间屋中。

现在,枨枨这个狗头人身的妖魂已经断去左臂。

右臂和双腿上,漆黑如铁的长爪,都尽数被九幽军用利刃切断。但却也未曾伤及他的指头,并且九幽国随军鬼医,已经为枨枨的断臂包扎止血,上了消炎药和活鹿草灰,以便他的伤口能够不容易恶化。

“你们不用还派医官做出假惺惺的举动了,给我来个痛快的。”见到春寒走进屋中,枨枨呲牙咧嘴,恶狠狠的骂道:“九幽国无耻之极,卑鄙偷袭,现在却给老子装起了善待俘虏的高尚来了。有本事的,你再拉开阵势,我们面对面的再打一战。”。

激动起来,连带在脖子上的铁环,和连接着屋中铁柱与铁环的铁链,都被他拉扯得一阵响动,随之拉直,枨枨距离站定在屋中的春寒已经只有三五步距离了。

“算起来,将军你是我的老前辈了,按理说战场经验应该比我们丰富才对,怎么还这么幼稚。战场上时时刻刻都是你死我活,什么卑鄙下作,有用就行。”面对近在咫尺,咬牙切齿之际凶神恶煞的枨枨,春寒无惊无惧,轻蔑一笑:“退一万步说,就算我给你再来一次的机会,你也没兵了。你的将士阵亡二万九,重伤不愈者三四千,剩下的三四千人马,都被我们打的没了勇气。你现在就是丢把刀剑给他们,他们也不敢弯腰拾起,还谈什么作战?”。

一番话说完,气得哑口无言的枨枨一时语塞,脸色铁青。

之前,九幽国大军突袭的能力和战术,单兵作战能力,枨枨亲眼所见,确实恐怖。各个九幽国有如战神附体一样,不但勇往直前,而且敢打敢拼,就像是不要命一般。

同时,各个兵卒都配合默契,超乎枨枨的想象。

连主将如今回想起之前的战斗,还心有余悸。更何况她枨枨手下的那些士兵,现在只怕还在体魄颤抖不停吧。

愣了半晌后,再次咆哮着大骂道:“你骗我,你骗我。我酆都铁军天下无敌。”。

枨枨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。

“对,那是我们九幽国没有成立之前,酆都军,玄帝军,乃至于北阴朝的北地三洲中驻扎的玄冥军,那都是一等一的战斗力,虎狼之师。横扫六海十洲如秋风扫落叶,天下再我敌手。”春寒在枨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,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对面并不甘心的枨枨,缓缓道:“任命吧,负隅顽抗只会让你继续受苦。顺从我们九幽国,你还能好受一些,并且能活命。”。

话说完后,屋中陷入了沉寂之中。

枨枨脸上的气急败坏和铁青之色,在屋外淅淅沥沥的风雨声,一点一点的消散褪去。

枨枨脸上的双眉,也慢慢地皱了起来。

春寒倒是不急,面色平静得很,静静地等待着枨枨给她一个答复。

屋外的九幽国大军,已经在风雨中按春寒的命令,开始巩固防御工事。

他们都是度朔山上九幽国军中的精兵强将,作战能力一流,这建造能力也不容小觑。

所有士兵一分为二,驻守在山谷两侧的山峰上,据险而守,居高临下。

九幽国的士兵们用腰间的短柄锹,在山峰之间的错落岩石边上,挖掘单兵坑,再连点成线,形成一条条纵横交错的战壕。

而山顶上,一切守军都背靠山谷外布防。只是为了防止有来犯之敌,明为从山谷正面进攻,实则绕道山后,断了九幽军的后路。

三五个九幽军,就能据险守住山中一要地,进可攻,退可守。

并且所有的山中水源和水井处,都由习得神鬼术的鬼兵,以符咒为辅,神鬼术为主,展开了坚固的结界,将其保护了起来。

以免敌军偷袭,毁去水源,困住山中大军。

布防的一切任务都在这场绵柔了许多的风雨中,按部就班的进行着。

唯一有利于九幽军的,不只是此地易守难攻的地利,还有酆都军留下的诸多险要处炮台塔楼,现在也被九幽军们抓紧加固和修复着,准备将其武装成为撕碎来犯之敌的利刃尖刀。

“你能放我走?”许久之后,石屋之中的枨枨抬头起来,疑惑的目光定在了春寒的脸上。

他看到自己对面的这个对手,年纪轻轻,但已经是气度不凡,显出沉静文雅的脸上透出的坚定和眼中的犀利目光,都是身经百战的表现。

忽然,见到这些的枨枨又问了一句:“阁下鬼龄几何?”。

“过了今年,还是十八。”春寒在此事上毫不隐瞒,没有一丝犹豫和迟疑,就答了出来。

闻听这话,枨枨忽然哈哈大笑几声,眼中却尽是苦涩,有如自嘲一般,笑着道:“想我枨枨鬼龄五十六,活了足足五千多年,身经百战,力战过无数强敌,今日确败在一个才成年,第一个千年一岁都还没活过的小鬼手上,丢人啊,丢人啊。”。

说完低垂下头去,自惭形秽,不再发一言。

“将军倒是也不必自责,待我有你这么大鬼龄的时候,说不定我也会遇到你今日的遭遇。”春寒面色还是那么的平静,不笑也不傲,缓缓道:“但只要你愿意合作,我可以完全做主,将放你走。你可以回家的,回到六天洲,过几天安稳日子。”。

“回不去了,北阴朝不要我们了。”渐渐红眼的枨枨,继续低头着,轻声道:“回不去了,回不去了。”。

“天下之大,将军不愿意回去六天洲,也还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去。”春寒顿了顿声,继而道:“我也会给将军你一笔钱,足够你离开东瀛洲了。这里,已经没有你的战场了。”。

长声喘息了两声的枨枨,还是低垂着头,轻声问到:“你要我做什么?”。

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没有什么便宜可以白占,枨枨还是知道的。

所以这话,他语气也很是无奈。

“我要将军告诉我,方才混战时,你把附近各地的城防布防图,都藏在了什么地方?”春寒摸了摸自己腰间,长剑剑柄上,顶端处蹲着的金雕睚眦兽:“还有,东瀛洲西海岸在嵎夷附近各地,要塞关隘的布防图纸。”。

“没有。”枨枨咬了咬牙,摇头一下,给了春寒一个铿锵有力的回答。

“你不配合啊。”春寒长叹一声,倒是没有失望,反而透着一丝丝的惋惜。

“是真的没有。”还是低着头的枨枨,再次回答到。

“你身为过去酆都军的主将,奉旨入驻东瀛洲这个地方的那天,这方圆数百里的鬼国,都会主动给你奉上附近各城关隘的布防机要图,以表对北阴朝的忠心。”春寒的右手,继续抚摸把玩着剑柄顶端的金雕睚眦,道:“别欺我,我也是将门世家的子弟,虽只是一方鬼国的将门世家,但也对你们这些规矩和律法,知道得一清二楚。”。

春寒已经看出来了,枨枨无非是不愿意出卖他鬼。他想活,苟且偷生的活着,绝望的活着,但是绝不会出卖他鬼。

而且枨枨一念闪过,便知道春寒要那布防图纸,是要做什么?

也无非是守住了嵎夷地区之后,方便九幽国大军再夺取周边各地。

布防机要图纸在手,那些城池关隘要地的夺取,便已易如反掌。

枨枨心中打定了注意,为活着他可以做很多事,但唯一此事,他万万不肯去做。

他败了,任由九幽国处置。但出卖过去的战友兄弟,枨枨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绝的。

他慢慢的,慢慢的抬头了起来,看向了不急不气,依旧平静的春寒,眼底泛起了坚定之色。

春寒一看,就知道今天枨枨是不会再给她布防图了。

任由她在此磨破了嘴皮,也未必能在枨枨这里得到什么了。

于是,春寒站起身来,最后看了一眼枨枨,就好不容易的转身,面向了屋门那边。

“也好,来日方长。”春寒留下这么一句话,大步走向了门外,头也没回一下。

枨枨一懵,愣在了原地有些不知所措。

他本来都已经做好了受刑的准备,甚至打算好好欣赏一下,春寒的气急败坏和怒不可遏,以此来弥补一下战败的心里落差。

不曾想,春寒居然不跟他废话,起身就走,枨枨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之余,看不透他的这个年轻对手,倒底要做什么?

枨枨还在沉思,春寒已经走出了石屋,屋门再次关上。

屋内看守们,退到了屋中四个角落上,靠墙而战。饱含警惕目光的眼睛,继续紧盯着枨枨。

才出门的春寒,就见到她的女副将大步迎了上来。

这个副将也是个人魂,英姿勃发,也是在战场上磨练了多年的小鬼。同时,也毕业于九幽国的军事学宫之中。

“将军,问出布防图了吗?”才迎了上来的副将,急声问到。

她也知道,这布防机要图对九幽国的重要性。自然希望,春寒能尽早得到这些图纸,也好急发回度朔山。以便日后,阎罗王更好的调整军队,应付未来的战局。

春寒缓缓摇头后,平缓的说道:“没有,这枨枨不肯这么快就叫出来。”。

顿了顿声,春寒又不以为意的道:“不过无妨,来日方长,我们有的是时间和这个枨枨耗下去。”。

最新小说: 有女不归 镇仙图 斗罗之九极斗罗 夫人又在吊打白莲花了 奈何反派他百媚千娇 葬仙星 横推从游戏开始 何良历险记 地球前居民 成为救世主的我却慌得一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