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记录
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陆少的离婚罪妻 > 第一百九十三章妥协,证明

第一百九十三章妥协,证明(1 / 1)

没给夏今惜说话的机会,他忽而一个用力,将女人翻转过去,面向墙壁,死死贴住,手一刻没放松,“那你就好好适应一下,我们也时常温习,做到你不恶心为止吧。”

他声音低沉阴戾,迅速的解开了两个人的屏障,按住试图挣扎的夏今惜,他揪住女人的头发便狠狠的一撞。一边还问着,“夏今惜,我的陆太太,好不好?”

异族入侵,夏今惜“呃”了一声,面色带着痛苦。

只是片刻,她猩红了眼,勾唇,面色诡异,语气极轻,“陆靳寒,你会后悔的!”

“惜惜,你说什么呢?”

男人似没听清楚,他刚入进去,还未开始动作,突然便想看看她的神色,他勒着她的头发,侧面处却看到夏今惜嘴角处的血,那抹红色……

红色!

是血!

陆靳寒顿时吓得魂都没了,体内热意瞬间犹如被泼了一盆冰凉的水,四处消散,无影无踪,什么都没剩下,他直接抽了出来。

“夏今惜!”

“夏今惜!”

极快的收拾好自己的衣物,他将夏今惜抱了起来,辗转几步到了卧室,手颤抖的去擦她嘴角处的血。

医生,医生!他拿出电话,看着女人陷入了昏迷中,他慌了神。

挂掉电话,他坐下去看着衣衫还有些凌乱的夏今惜,指腹摩挲在女人嘴角的那抹红色处。

“行,夏今惜,你真行啊,这么决绝?”

他低着声,似乎刚才是真的被吓住了,还带了些颤意。

“惜惜,别死,不许死!你不许死!”

你看这个女人,不吵不闹的,其实早就打定了主意要给自己致命的一击。

夏今惜没半点反应,但她心里清晰。她怎么可能会死呢……呵!她当然知道怎么咬能出更多的血,但又能留着这条烂命。

即便是脏了吧,原来还是恶心。

可是,她打定了主意还要去做一件事,又怎么可能让自己这么轻易的死了呢。

陆靳寒,你疼了么?在乎了么?不,他只是不喜欢超出自己掌控范围内的事。

她沉沉闭着眼睛,所以自然看不到陆靳寒由灼热猩红渐渐变得冷却,变得无奈的眼神。

医生很快就上了门。

检查了一下,但因为伤口在嘴巴上,只交代了几句饮食方面的注意点,便走了。

医生走后,陆靳寒才敢放松下来,没事,夏今惜没事,他呼了一口气,不管夏今惜有没有晕倒,他将软软的她抱了起来,狠狠的禁锢在自己的怀抱里。

怎么都舍不得放开。

“你何必呢?”

“你明明知道,我逼着你回来,你怎么可能逃得过?这是迟早的,夏今惜,我……”他顿了一下,因为他知道,夏今惜醒了,夏今惜在听,刚才他明明看到她的睫毛颤了一下,陆靳寒勾了勾唇,轻着声,“好了,惜惜,你又赢了,我又妥协了,我给你时间,好吗?”

他还是没有放弃。

天知道他怎么那么执着的原因。

他不能不碰夏今惜,仿佛这是唯一的,能证明他们之间关系的一件事。

他们是夫妻!

他们必须亲密!

也只有这样,才能让她慢慢的适应他,这也是唯一的一件事,最便捷的,拉进两个人关系的一件事。

可是陆靳寒忘了夏今惜刚才是怎么说的。

一个女人真的厌恶你,由身到心,由心,现于身。

夏今惜气的发抖。

陆靳寒这个人,真的是变态到可怕。

“惜惜,”陆靳寒手慢慢移到女人的背上,轻轻的拍着,“我知道你醒过来了,惜惜,我知道你在听。”

他慢慢的移开怀抱,慢慢的撤回禁锢,夏今惜没有软软的倒回去,四目相对,他眼神稍显疲惫,而她两眼清凉。

“陆靳寒,你说那么多,原来就是想要这个啊?”她嘴角勾起一抹讽刺,丝毫不掩饰其中冰冷,“看着一个恨你入骨的女人最后还是得躺在你的身下,是不是很有成就感?”

“还说那么多做什么?欲盖弥彰罢了,陆靳寒,你真的是,呵!”

她摇头,眸中突然带泪。

这是示弱吗?是吧,不是说女人的眼泪是对付一个男人最好的武器吗。

可陆靳寒这个人,自私,冷血,也有用吗?

以前没有用,现在呢?试试吧,毕竟,不能一直这样下去。

夏今惜,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变得……不择手段了呢。

“惜惜,别哭,”陆靳寒果然有所反应,指腹一点一滴的擦去女人眼角处的晶莹,张了张嘴,语无伦次,“我不是,我也不是想要这个,但是……”

但是他找不到别的办法,来证明她是他的。

更没有更好的求证方式,他还拥有着她。

陆靳寒没有说下去,说了她也不会明白的,没有人可以明白他现在的心境,只是顿了好一会儿,他才哑着声音,

“我即便是逼了你,也是为了我们的以后好一点。”

“早一点,接受我,哪怕再恨,在你……还没有成功掰倒我之前,听我的话,好不好?”

夏今惜没动,陆靳寒又自顾自的说,

“你疼不疼?还是个傻子啊,咬自己有什么用?如果我是你……”

即便捅他两刀都好,怎么能以伤害自己为代价。

陆靳寒自己都不知道,为什么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摇了摇头,他是被夏今惜刺激的疯了吧。

想了想,他还是说,“如果我是你,我就留着这条命,等一个机会,一个让我永无翻身之地的机会。”

教自己的女人怎么报复自己,大概只有他陆靳寒能做的出来了吧?陆靳寒苦笑,睫毛微动,紧紧盯住她,手指辗转。

陆靳寒说的那些话,夏今惜心里不震动是不可能的,他仿佛就那么拆穿了他……然她此刻心里再恨,如今也只能自顾自的留着眼泪。

前提是,如果眼泪有用。

指腹上的热度还是让她浑身僵硬,果然她还是不适合演戏。

“还哭呢?哭什么啊?惜惜,名正言顺的夫妻生活而已,你还委屈到什么时候呢?”

他仿佛调笑似的,说出这么一句话来。

夏今惜睫毛颤了颤,本能觉出这句话有所不对,哪里不对呢?名正言顺!

什么叫名正言顺?

最新小说: 我走路成了世界首富 我家老婆来自天上 至尊神婿叶昊郑漫儿 人在农村即将白日飞升 不好了,姑爷摊牌了沈风林雪见 我真的是捡漏王张易王莉 重生从收智商税开始 医武狂兵 孤胆战神 翻转人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