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记录
笔趣阁 > 女生耽美 > 网恋翻车指南 > 72、第 72 章

72、第 72 章(1 / 1)

向淮之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,才看到退款提示。

小景呀:【退还了5000元】

小景呀:转错了吗……

向淮之猜到了他不会收。

不过他还是转过去了。

他猜测,景欢可能是缺钱花了才会向那几个长辈服软。

这很正常,景欢现在还是个学生,可能前段时间因为被杀,冲动的买了装备,所以花超了钱。

不过既然他不想收,那就算了。

向:嗯。

小景呀:吓我一跳t▽t

向淮之回到宿舍,路杭正在和爱是分你吃激情连连看。

“靠!!又差几块!!!”屏幕骤然灰掉,路杭连输几把,气得一砸鼠标,“这吃吃是不是开挂,我要举报她!”

不管你开没开挂,反正我打不过就点举报。

菜得很真实。

向淮之轻嗤一声,坐到电脑前。

这声笑被路杭精准捕捉到:“你居然嘲笑你的亲亲舍友?”

向淮之无情道:“我没有亲亲舍友。”

路杭点头:“是,你现在只有亲亲老婆。”

还没等他点举报,吃吃就先一步退了游戏,吃饭去了。

他反手把连连看客户端关掉,习惯性拿起手机逛社交软件,嘀咕道,“这弱智游戏真没意思,一点儿挑战性都没有。”

向淮之嗯了声:“你怎么连弱智游戏都赢不过别人。”

“术业有专攻懂不?我连连看不行,但我对对碰牛逼啊。”路杭随手打开论坛,看到首页飘着的标题后,忍不住爆了句粗口,“我草……九侠论坛怎么全是你和小景景的帖子?”

向淮之刚准备去做日常,闻言一顿:“什么帖子?”

“还能什么帖子,说你们的婚礼呢。”说到这,路杭也忍不住想采访他,“不过你到底怎么想的?第一次结婚就搞这么大阵仗,这不是给我们这些男玩家增加游戏难度吗?”

上一次婚礼办得这么轰动的还是最爱麦麦,一场婚礼花了八万多。

不过最爱麦麦在结婚前三天就在论坛发了预告,还特地开了直播,结婚当天更是狂刷几百个喇叭,生怕哪个九侠玩家不知道。

不像向淮之,不声不响的就结婚了,并且一砸就是六位数。

虽然他们婚礼当天不比最爱麦麦热闹,但是后劲却比最爱麦麦强得多,现下这场婚礼已经成了所有九侠玩家的话题。

当然,关键还是向淮之在当天澄清了几个月前发生的闹剧。

向淮之却没觉得有多夸张。

结婚是大事,花钱是应该。

他把角色拖到家里挂机,边听路杭碎碎念边打开论坛,果然跟路杭说的一样,首页全是关于他们的帖子。

【让我来算算这场婚礼心向往之一共花了多少钱!!!】

【心向往之的号前几个月都是代练在上,之前那些骂他的脸疼不疼?】

【小甜景拿的是什么偶像片剧本?】

【所以这几个月仙萌萌到底在发什么疯……】

【代发:心向往之和代练的聊天记录。】

最后一个帖子是路杭发的。

向淮之随手点进一个留言数最高的帖子。

2l:哈哈哈楼主别cue仙萌萌了,据可靠消息,昨天心向往之婚礼刚开始,她就立刻退本下线了哈哈哈!!

5l:既然她没反驳,就说明心向往之说的是真的,私底下确实跟她协商了并愿意赔偿。结果仙萌萌还在装可怜并追杀小甜景?

10l:别说,说就是小甜景实惨。

32l:怎么楼上都在帮小甜景洗白?我听过她声音,嗲得要死,叫心向往之都是叫哥哥的……吐了。而且她的号到底换没换人也存疑好吗,没准换汤不换药,还是著名女骗子你别皱眉。

33l:楼上+1,可能几个月后心向往之的号就被洗了哈哈哈!

……

88l:小甜景很表的,追心向往之的同时还跟我们区一个叫秋枫的术士搞暧昧,两人一块放烟花呢。

89l:楼上,真的假的?别造谣啊。

90l:直接上图不bb【图片】

时隔多日,向淮之再次看到秋枫做的爱心图。

他脸色微沉,停顿几秒后继续往下翻。

从这层楼开始,风向就变了,大家开始细数小甜景和秋枫的暧昧细节,从烟花到竞技场手牵手掉分,聊了一百多层楼。

反倒是心向往之这个id出现的频率变少了。

向淮之看了几页后,终于没了耐心,直接跳到了最后一页。

288l:这么说来,秋枫和小甜景更像一对啊。

向淮之绷紧嘴角。

哪里得出来的结论?

289l:秋枫估计就输在没心向往之有钱吧,小甜景野心也挺大的,一来就搞全游戏最难搞的人,关键是还真让她给搞到了。

290l:说不准,心向往之一看就是个现充玩家,十几万在他眼里估计不算钱。我看了一下,小甜景的游戏主页全是和心向往之的合照,就连签名都和心向往之有关。反观心向往之,啥也没弄,一看就没上心。赌一百块,他们没几天就得离婚!

看到这,向淮之彻底失去了兴趣,直接把论坛关了。

景欢刚打开电脑,微信就弹出一条消息提示。

吃吃:【分享帖子:九侠论坛-“所以这几个月仙萌萌到底在发什么疯……”】

吃吃:论坛好多人在讨论你和向神的婚礼啊。

景欢看不来这些,越看他就越觉得心虚。他发了个微笑的表情敷衍过去,慢吞吞地上了游戏。

他原本想着随便找个借口不上号了,可一到家,还是习惯性的开了电脑。

甚至刚进入游戏,他就下意识点开了心向往之的对话框。

……

这是个坏毛病,得改。

好在他还没来得及发什么话过去,就收到了路迢迢的消息,叫他去主城传送人集合。

他到时,心向往之已经在队伍里了。进了队伍后,他发了个表情算是打招呼,就再没吭声。

右下角弹出一个系统提示。

【你的好友爱是分你吃在心向往之的个人空间里了你哦!点击查看……】

景欢眼皮一跳,火速点开这条推送,直接进入了心向往之的游戏主页。

原本空荡荡的界面突然多了好几章照片,发布时间是一小时前。

几乎都是两人的游戏合照。

落花谷的相拥、接吻,竞技场里并肩站着的场景,以及大婚当日喜服加身时的夫妻对拜。

唯一一张单人照,是心向往之蹲在一间小破民宅门外,握着幽黑发光的大刀在……除草。

您拿神器去除草?

耐久度不是钱啊!!

景欢升级房子的念头愈发强烈。

“小景景,你把那颗宝石上到哪个装备上了?”路杭在队伍语音里问。

[队伍]小甜景:戒指。

路杭:“哦,向向给你的定情之物?”

[队伍]小甜景:……

路杭看着这段省略号,边笑边说:“我怎么觉得小景景最近都没什么精神啊,这两天连卖萌表情都很少发了。以前一句话里都要带两三个表情来着。”

向淮之敷衍地“嗯”一声,盯着刚加入队伍里的人,默默看了眼时间。

小甜景已经上线十分钟了。

十分钟了,都还没给他发消息。

[夫妻]心向往之:吃饭没。

[夫妻]小甜景:吃了,你呢?

[夫妻]心向往之:刚吃完。

[夫妻]小甜景:嗯嗯。

[夫妻]心向往之:?

[夫妻]小甜景:?

[夫妻]心向往之:怎么不叫我那个了。

[夫妻]小甜景:啊?哪个?

[夫妻]心向往之:哥哥。

[夫妻]小甜景:…………

景欢的确在刻意改口。

这很难,天知道他在对话框里删了多少次“哥哥”二字。

但他已经想好了,不能干等着心向往之热情消退,他也得付诸行动才行。

比如说……掰坏小甜景的人设。

心向往之不就喜欢自己卖嗲装萝莉音甜甜叫他的模样吗?

那他以后就不这样了!

拒绝卖萌!拒绝撒娇!拒绝亲亲抱抱!!

[夫妻]小甜景:你好像不喜欢我叫这个tat,所以就不叫了。

[夫妻]心向往之:继续叫。

[夫妻]小甜景:……

[夫妻]心向往之:?

[夫妻]小甜景:哥哥。

向淮之看到这两个字,心里忽然有些发痒。

他想起结婚那天,景欢小小声叫了他一句别的。

像耳边呢喃,又像天边惊雷。隐秘且难以描述的快/感漫进心脏,让他那点心思变得愈发清晰,无法遮掩。

翌日,景欢下午没课,特地换了运动服去操场跑步。

虽然不妄想获奖,但起码别落后太多,难看。

陆文浩和高自翔也出来了,说是来陪他,实际上就景欢一个人跑,这两人坐在看台上帮他看管手机和计算时间。

才跑了两圈景欢就有些喘,不过还在承受范围。他稍稍加快速度,想看看自己能跑多少秒,小腿却忽然轻轻抽了一下——是抽筋前的征兆。

他吓了一跳,立刻想刹车,可因为小腿发麻没刹稳,一个踉跄往前,眼见就要摔。

一只结实有力的手臂环住他的腰,硬生生把他拽了回来。

“没热身?”

景欢惊魂未定地回头,对上向淮之的眼神,半晌才道:“我忘了……你怎么在这?”

向淮之跟在他身后跑了大半圈。

“练习。”向淮之看了眼他的小腿,“站得住吗?”

景欢这才想起自己腰上还有只手臂箍着,他这身运动装不厚,能感觉到对方的温度,手臂隐约带些力道。

不像扶着,像抱着。

“可以,”景欢忙说,“我没抽筋,只是刚刚没站稳。”

向淮之这才把人松开:“先别跑了。”

景欢点头:“好……那哥你继续,我不耽误你。”

“一起。”向淮之说,“我也跑完了。”

看台上,两个寝室已经碰了头。

路杭和高自翔他们坐在一块,三个人聊得正嗨。

见另外两人并肩回来,路杭笑了:“正好,我们商量着一块去吃烤全羊呢。”

景欢不喜欢吃那玩意,膻味重。

他犹豫了下,转头问:“你去吗?”

向淮之垂着眼:“嗯,一起?”

十分钟后,几人围坐在烤全羊店内。

陆文浩他们叫了几瓶酒,几个大男人全部满上。

“等会儿,”路杭说,“景欢别喝了吧,你上次几杯就倒了。”

景欢:“啤的我不会醉,没事。羊肉味道太重,没酒我吃不下。”

向淮之问:“吃不来羊肉?”

景欢摇头:“也不是,就是里面那味我受不了。”

路杭这才发现情况怪怪的。

按理说,饭桌旁有两张长椅,怎么看也该是自己和向淮之坐一张,景欢他们寝室坐一张。

……怎么他坐到陆文浩和高自翔这边来了?

烤全羊上桌,打断了他的疑惑。

景欢吃一口皱一次眉,看起来是真不喜欢吃。

没多久,他的酒杯就空了,想再倒一杯,才发现地上只剩下一堆空瓶子。

“还想喝?”高自翔发现他的动作,问,“不然再给你叫一瓶?”

景欢放下筷子:“算了,不吃了。”

刚说完,一个酒杯被推到他手边。

“我这还有。”向淮之语气如常。

杯里的酒喝了两口,还剩许多。

见景欢没动,他说,“可以倒进你杯子。”

路杭看得目瞪口呆。

他和向淮之认识这么久,从来没见他和谁喝过同一瓶水,打完球再渴也不会碰别人的水杯。

他原本还以为向淮之有洁癖呢。

洁个屁。

景欢一愣,然后笑了声:“你如果不嫌弃,我直接喝吧。”

嘴里残留的味道确实让他觉得不舒服。

向淮之道:“不嫌弃。”

景欢一口把杯子里的酒喝光了。

酒足饭饱,桌上开始天南地北地聊。

“还让我去跳高……”路杭苦笑道,“我刚刚试了一下,差点没把我腰折了。”

陆文浩乐了:“你还好,我从初中到现在年年都被分去丢铅球,妈的,谁规定的胖子就非得去丢铅球?”

高自翔:“你们算幸运的,老子今年去当裁判,这天气不得把我冻死。”

景欢翘着二郎腿听他们聊天,嘴边总带着笑,不说话也能让人觉得他身处其中。

鬼使神差的,向淮之的视线放到了他嘴唇上。

这地方刚碰过他的杯子,现在上头还泛着水光。

就是这时,景欢舔了舔嘴唇。

太渴了,想去买水。

他刚想起身,隔壁桌的人却比他还快。

来人是个女生,大冬天的穿着短裙和长袜,自信地秀着大长腿。

“小哥哥。”她举着手机,另一边手握成拳,伸到景欢面前,“我想给你个东西。”

景欢怔了怔,下意识伸出手去接。

女生害羞地笑了,摊开手掌贴到了景欢的掌心上,里面什么也没有。

女生的手软软的,景欢反应过来后,失笑地收手:“抱歉啊,这我就不收了。”

桌上其他人也愣住了,向淮之目光在他们那停留了片刻,再面无表情地撇开眼。

路杭最先回神,笑道:“在拍短视频啊?”

“对,”女生被拒绝了也不尴尬,礼貌地问景欢,“小哥哥,这视频我能发出去吗?”

景欢耸耸肩:“随你。”

女生满意地走了。

高自翔撑着下巴说:“不愧是你,打球有妹妹找,吃顿饭也有妹妹找。”

景欢半笑不笑的:“瞎说什么。”

路杭:“正常,我要是妹妹,我也找你。”

“我如果有欢欢这张脸,还搞啥网恋啊。”陆文浩羡慕地说,目光游移到景欢身旁的人脸上,脱口道,“给我向学长的脸,全天下都是我的鱼塘。”

景欢听笑了:“梦吧你就。”

高自翔说:“向学长平时也不少女生找吧。”

向淮之垂着眼皮还没说话,路杭先代他答了:“以前是有,后来他把一个女生弄哭了,就没人敢找他了。”

景欢惊讶道:“哭了?”

向淮之沉着脸解释:“只是拒绝了。”

路杭点头:“还真是,也没说什么,顶多就是脸冷了一点,谁知道那女生脸皮比较薄,回去就哭了。从那之后就没几个人敢跟他告白了。”

今天春肖在帮派群里说了,因为无极已经是半放弃的状态,取消了中午和晚上的队伍,所以他们也不急着回去。

几人聊到九点,才起身回寝室。

最近正儿八经的入冬了,从饭店出来,里外温差明显,大家都忍不住裹紧了大衣。

回去路上,景欢两手揣兜里,转头问身边的人:“哥,你下次什么时候练1500啊。”

向淮之脸色淡漠,声音有些哑:“不知道。”

景欢“哦”了声:“下次能叫上我吗,我们两个一起跑。”

向淮之问:“为什么。”

“啊?”景欢眼睫眨了下,“就……想跟你一块跑。”

多个人,不会太无聊。

向淮之步子慢了点。

景欢意识到他好像不太高兴,改口道:“你要想自己练也可以,我只是随口说说……”

向淮之忽然朝他伸出手,打断了他的话。

他的手指修长好看,活像是比别人多了一个关节。

景欢停下嘴,茫然地看着他。

“很冷。”向淮之垂眼看他,语气有些硬,“帮我暖暖。”

后排三人并肩走着,因为喝了酒,步子都比别人要慢得多。

高自翔:“那两人腿长了不起吗,走这么快?”

路杭哈哈道:“别瞎说,我腿可不短!”

“我也不短,”陆文浩往前踢了踢腿,“不信你们等着,我去跟欢欢比比看……我操?”

看清前面的场景,陆文浩傻眼了:“他们在干嘛?!”

只见前方的两人也慢下了步子,姿势有点古怪。

向淮之的左手,正放在景欢的口袋里。

景欢的右手也揣在里面,兜就这么大,能看出两只手正紧紧贴在一起。

这他妈……

高自翔最先明白过来:“他们……是在暖手吧?”

“这他妈叫暖手?!”陆文浩诧异,“这不是偶像剧里才有的场景??”

高自翔提醒他:“你也把手放进欢欢兜里过。”

陆文浩茫然了:“我有吗?”

高自翔:“你有。”

陆文浩更茫然了:“可我当时揣他兜里的时候,好像也没他们现在看起来这么……淫/荡吧?”

高自翔说:“说了你和向学长不一样。”

陆文浩立刻打断他:“滚,后面的话你憋着以后带进坟里。”

高自翔冷静分析:“一个美女骑在一头牛上,人们会觉得美女和牛般配吗?”

“草/你/妈!”陆文浩气得一下就跳到了高自翔身上。

作者有话要说:补一点昨天的字数。

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雷。

最新小说: 全球豪门都得叫她祖宗 婚宠难戒 系统能有什么坏心眼 重生八零媳妇超凶 首辅娇妻有空间 被迫成为尊上白月光后 楚河记事 将军的病弱美人又崩人设了 大佬的女王又来打脸了 逆天双宝:神医娘亲美又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