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记录
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深夜聆阴 > 第二章 魄无丧顷二)

第二章 魄无丧顷二)(1 / 1)

绥原西郊供苍山,夜半三更。

电闪雷鸣,暴风骤雨。

山坳中,一个彩钢房不远处的松树下,五个黑影挥动着铁锹,泥土啪啪落入一个坑中。

坑内,王哲仰面看着落下的泥土,一动不动。

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大喊着,“劈啊!打雷下雨时候,他们在大树下,你倒是劈啊!”

本来是来这供苍山修空调的,刚到这里,稀里糊涂就被这五个人,敲了后脑勺,拖到这个坑里来了。

十六岁因为一个亲子鉴定,他离家出走,来到远隔老家三千里外的绥原,八年时间,他不仅从重点大学毕业,更是靠着自己的勤劳和头脑,挣下了房子的首付款,追到一个班花做女友。

本来吃着火锅,唱着歌,突然连人带锅,被麻匪劫了。

他怎么甘心?可不甘心,又能如何?

而他想破脑袋,不对!脑袋已破!

应该是思维已经超脱了脑袋瓜空间的束缚,依旧想不明白是谁会杀他!

是自己的女友张淑洁的母亲吗?不至于吧?张淑洁的母亲是不同意张淑洁和王哲在一起,而且几次让张淑洁背着王哲去相亲,这些王哲其实都知道。

但应该不至于因为两人找对象,就把自己给杀了吧......

坑填平,五人在上方,撒一些碎石,四个人上了彩钢房门前一辆面包车,车辆沿着泥泞的小路,缓缓下山。

.......

天微亮,雨停!供苍山云遮雾绕.........

“喵-----”猫的惨叫,从山中传来,嘹亮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山坳中往复回荡!

彩钢房内灯亮起,五秒不到,鲁奇提着铁锹从屋内冲出来。他一夜没睡,毕竟杀了人,尸体就在离得自己不足二十米外埋着。

这只死猫,突然在他门口惨叫,吓得他差点尿了裤子。

拿着铁锹,冲出房门,还没站稳。突然身侧一道黑影从他身上直接穿了过去。

鲁奇连躲闪都没来及,眼一黑,拎着铁锹,身体前倾,一头栽入门口的一个水坑中。

黑影跑出五米,停下身形,然后转身,开口一字,“草!”

这黑影是绥原本地阴差,正在追赶一只殉葬的猫灵,没想到会这么巧,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,和一个大活人给冲撞到。

转身回来,化作一道黑气融入鲁奇的身体,一会又从鲁奇体内飘了出来,附体失败,这小子身上有防止邪祟附身的符箓。

可是自己是阴差,怎么算是什么邪祟。

目光看向三百米外,朝着他挑衅的猫灵,顿时恍然。

不知不觉中,自己居然着了道,身体里融入了这殉葬猫身上的尸煞气了。

“咕嘟,咕嘟......”鲁奇开始畅饮这一坑泥浆水!

黑影转身左右环顾,最终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那一颗松树下!

手里出现一个黑色的牌子,大喝一声,“阴差号令!魄无丧倾!起!”

王哲在土里一直不甘的妄图创造奇迹,听到这一句话。

猛然坐起了身体。

一息,一个一尺高的土包出现,再一息,一只惨白的手就从里面伸了出来,第三息,穿着蓝色短裤,白色破T恤的王哲,立于松树之下。

王哲站在松树下,看到那趴在水坑中喝水的鲁奇。

也看到了站在鲁奇旁边的黑影,这就是阴差?阴差来勾魂了?自己就这么结束这一生了?站着不动,是有些茫然。

但这阴差为自己报仇了!自己就是再不甘,也该发表一番发自肺腑的感言。

他在想着措辞,自己是不是走过去,双手握住这黑影的手,然后感激涕零的说句,“大人!谢谢你为我主持公道!”;要不,趴在地上大喊,“感谢阴差大人为小民仗义出手!”

不行,有点浮夸,但是要表现出自己的感恩戴德,又能给这阴差留下一个好印象......

没等王哲想好措辞,那阴差先开口了,

“过来!把他拖回屋里去!”

王哲激动没了,原来喊出老子,是让救这个鲁奇?开玩笑呢?就是这个孙子拿着锤子敲的他后脑勺!

但是阴差说话了,他还是迈步走到阴差身边,蹲下身体,仰头看看,这阴差正在朝着石料厂方向看。

利索的,揪起鲁奇的脑袋,横移三十公分,寻找这一坑泥水最深的地方,继续让鲁奇豪饮。

阴差和这只不知死活的猫灵,又对视了一会,收回目光,心中暗道,“等处理完这里的事,再收拾你!”

低头一眼,吓得一个激灵,王哲把鲁奇的脑袋都按进了水中。

抬起巴掌同时大喝,

“你敢!”

王哲不等巴掌落下,收回按着鲁奇后脑勺的手,一个懒驴打滚,躲到两米开外,这才起身,一脸警惕看着这个阴差。

“麻痹的!这么巧?!”阴差骂一句,原来是一对冤家。

声音陡然变的威严,

“阴阳有序,序不可乱!你死了,活着的恩怨也就一并勾销了!过来救人!”

王哲却是再后退三步,一副看傻逼的漠然。阴差威胁道,

“你死了还没有过头七呢,是想魂飞魄散?!”

说完低头有些着急的再看这倒霉鬼,泥浆喝的更欢了!脑袋两侧都在冒泡。

再喝下去,就完了!看那王哲根本不吃自己言语的威胁。

有些恼火,

“一个刚死之人,还翻了天不成?”

王哲转身,冲出两步离地而起,朝着路边天然形成的泄洪渠一跃而下。

阴差了不起?魂飞魄散能咋滴?给我个来生,有个屁用?

“三魂丧倾,落!”阴差大喝一声!

王哲在空中,突然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,如一个填满沙子的麻袋,“噗通”摔入坑中。

沟壑中,王哲仰面,潺潺的水流从脸上蔓延而过!忽然,鼻子处还有一个小水泡冒起。

这水泡很小,但被王哲发现了,激动冲着阴差大喊,“我没死,我没死,你看我也冒泡了!”

可是这阴差,落在王哲的跟前,对王哲的大吼,视而不见。

开玩笑,就是扔一块石头到水里,也该有一个泡,冒出来。

这人死之后,心怀不甘的人见多了。

阴差不理会王哲的大吼,化身黑烟,包裹了王哲,之后手把手的教王哲攀爬,可惜折腾五分钟,依旧无法爬出这泄洪渠。

王哲死后身体都僵硬了,除非他自己主动动起来,这附身,很难做这种高难度动作。

阴差放弃了,丢下王哲的尸体在水里,自己重新回到上方的路边。

王哲在下面喊,“我不笨的,学什么都快,你下来再教教我,我很快就学会怎么爬坡了!”

他的声音,应该只有自己和这个阴差能听到。他自己也知道,自己从被敲了后脑勺之后,嘴巴都不是自己的了。哪里还能喊出话来?

阴差应该是听到了王哲的话,然后转头冷冷喝到,“闭嘴吧!躺回你......”说道这里突然一顿,好像这才想起王哲不该在这泄洪渠里,

“魄无丧倾!起!”

表现的机会来了,王哲站起来,一个冲刺,抓着水渠旁边的杂草,不到三秒就落在这个阴差的身后。

王哲这么干净利落,因为这鲁奇要不是属鱼的,喝这么久,应该挂了。

同时也想让这阴差发现自己身上的亮点,跟着做个小弟也不错。

王哲落定,看向鲁奇,鲁奇从地上爬起来了,双目圆睁,嘴里还流着泥浆,抓起铁锹,朝着王哲一步步走来。

王哲抱着双臂,心道妥了,跟我一样了!但嘴上却说道,“自救了?!我这么匆匆爬上来,还想以德报怨救你一命的.....”

鲁奇吐着水,“你那么好心?!”

王哲嘿嘿说道,“我本想让你一辈子活在愧疚之中的,看来是失败了!”

阴差本想化作黑烟再控制王哲的,结果这个家伙,上来之后,就突然开口说话。

猛然转身,就看到鲁奇拿着铁锹,朝着他走来。

王哲很幽默吗?不是!因为这鲁奇和他很不一样,鲁奇身上有一个层黄中带黑的光,不仅身上,手里拎着的铁锹上也是黑气萦绕。

他不能让鲁奇再给他来两铁锹,要是那样,自己全尸都没了。

阴差握拳,摊开手时候,那一个漆黑的牌子再次出现在手里。鲁奇突然加速,铁锹朝着阴差劈下。

阴差拿着牌子朝着鲁奇拍去,结果被那鲁奇体外的黄光格挡,牌子消失!

铁锹落了下来,这阴差,被劈成了两片!

阴差再次凝实时候,身体都变得虚幻。

阴差跟鲁奇拉开了一段距离,出现在鲁奇刚才趴着的地方。

心道:麻烦了,这家伙身上有符箓护身,而且一些本来驱逐邪祟的符,直接把这个鲁德启的怨念都镇在体内。

而自己本来是想让这王哲重新爬回自己的葬身地的,却把这家伙也叫起来了。

凝魄容易,丧魂难!

自己这是制造了一个大粽子啊,这要是让跑下山,自己算是玩完了。

脑子还在想着如何让这鲁奇重新趴下。突然听见,

“嘭!”一声。

鲁奇脑袋朝前一晃,身后王哲手里拿着一块大石头。

鲁奇,转身,手里铁锹,朝着王哲横扫,王哲后退三步,躲开这一铁锹。

“老子能埋你一次,就能再埋你一次!”鲁奇站起来,那死鱼眼盯着王哲阴恻恻的笑着说道。

王哲也发怵,大家都一样没有痛觉,这石头显然是敲不死这鲁奇的。

“阴差令我暂借给你!拿着令牌拍他!”阴差出现在王哲跟前,然后把令牌递出去。

王哲想都不想,扔了手里的石头,抓住了阴差令。

鲁奇直觉很不好,王哲从地里爬出来时候,这阴差就报过身份。

而鲁奇却是在这阴差把令牌借给王哲时候,才知道自己一铁锹劈的是个阴差!秒怂!

扔了铁锹转身就跑,他爹是十里八乡闻名的风水大师,是有真本事的,只要让他爹出面,应该能让自己起死回生的,绝对不能落入阴差手里。

王哲拿着这漆黑的牌子,其实也不自信。这阴差自己都不行,给一个黑板擦就让上去跟鲁奇干,这不明摆着是送菜?

可是看到鲁奇扔了铁锹就跑。

呦呵?这是脑子里面也进水了吧?

要是拿着铁锹,哥哥还怕你三分,既然铁锹都扔了,手里就是拿根绣花针,哥也扎死你!

王哲化身一条疯狗扑上去,反正这身体没有痛觉,只需要记住一点,拿着这阴差令拍就完了!

这鲁奇是喝水撑死的!,跑路,身体灵活性比王哲差了太多。

这狭路相逢勇者胜,这鲁奇脑子里从出现找爸爸这念头,就输了!王哲扑上去,拿着阴差令,大腿,屁股,后背,脑门......

跟盖章一样,一分钟给盖了上百下。

其实从王哲拍鲁奇身上第一下时候,这鲁奇,就已经废了。这是阴差令,不是板砖!

拍一个刚死之人的魂魄,只要被拍中一次,瞬间魂飞魄散。

“好了!好了!”阴差冲着王哲出言提醒。

王哲站起来,长舒一口气。

他有呼吸吗?没有!做个样子,是显得自己为阴差办事,是尽了全力的!

阴差收回了王哲手里的阴差令,然后伸手指指鲁奇刚才趴着的地方,说道,

“把他拖到那个水坑那儿,保持刚才溺水的姿势,把铁锹也放到他跟前!”

王哲认知履行阴差交代的话,把鲁奇脑袋重新按入水坑。

之后走到铁锹跟前,捡起铁锹,直接甩到泄洪渠里去了。

心道,“想因公殉职?给家里讹几十万?想的美!”

这阴差愣了,他确实是想给这鲁德启制造一个大清早修路,意外溺水身亡的现场。可是这个小子,做事太随心所欲!

阴差心里不爽,可是却没有说话。也没有让王哲自己爬回那松树下!

阴差杀死了活人,自己的阴籍铁定要被剥夺。而他辛苦几十年,眼看就要换个地方升迁了!

思索一会,看向王哲,“有什么心愿未了吗?”

王哲说道,“我不想死!”

阴差有些恼火,“能不能愉快的聊天?说点现实的!”

王哲沉思一会,说道,“报仇,还要见一个人!”

阴差点头,虎躯一震,带着江湖的豪迈,

“这地府的规则约束,我无法再亲手惩奸除恶!但你却是帮我一个大忙,你的心愿我给你时间去实现!”

王哲点头,说道,“谢谢!”

阴差又说道,“不过记住两点,第一,报仇要在午夜做!第二,见亲人要在头七当日午时阴阳交替时候见!过了时辰,什么都不要做!第三、做事顺心意就好!记住没?”

王哲心中腹诽,你连一二三都不会数?这是两点吗?

但还是认真点头,“记下了!”

阴差再打量王哲,发现这人身上连个装钢镚的兜都没有,走到王哲跟前,把阴差令,直接插入王哲的裤裆位置。

然后说道,“祝你一切顺利!”

王哲说道,“必须顺利!”

........

绥原第一人民医院三号家属楼五楼五零四。

“嘭嘭嘭......”王哲用力敲打着门!

“吱呀-----”门打开。

“哲子,你咋今天回来这么早?”王禹平叼着一根烟,睡眼惺忪的开门。不过这睡眼惺忪明显是装出来的!

王哲没有说话,进门脱了鞋,赤脚走到卧室,脚步放缓,皱起了眉。

目光落到那衣柜上,王禹平急忙挡在衣柜前,笑着说道,

“哲子?!你这是被人给埋了?快去洗洗!我给你拿件衣服!”

王禹平的嘴巴绝对开过光。一猜就中!

王哲没有回答王禹平的话,一把扒拉王禹平到一边,把衣柜门打开。

衣柜里一个女孩,穿着王哲的睡衣,捂着胸口位置。

女孩弯弯的眉眼,小嘴,鼻子上有细细的纹,眸子闪烁着灵动,一头淡紫色的秀发,用一块方格手帕扎着,露出白皙的脖颈,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少女,却有成熟女人的知性美。

这是张淑洁!王哲的女友。此刻跟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,眼巴巴的盯着王哲,好像让王哲为他主持公道!

王哲却没有怜香惜玉,一把就把这个张淑洁从衣柜里面扯出来。

之后再走到另外一个衣柜门前,伸手拉开衣柜门,里面一个穿着整齐的女孩。

这个女孩身高近一米七,红白小花的蝴蝶衫,一双杏仁眼眯一个月牙,高挺的鼻梁,鹅蛋脸。

淡蓝色的迷你短裤露出白皙修长的大腿,左手手腕上一串小珠子,青春靓丽不外如是!

此刻,左手举着一个手机,一脸呆萌的假笑!王哲依旧不客气的一把拉出来。

这个叫唐雅,张淑洁的闺蜜,王哲的“债主”!

唐雅闪烁着睫毛,把手机藏到背后,“我什么都没有做!”

王哲指指外面,冷冷说道,“都出去!”

王禹平看到柜子里出来的第二个女孩,那张脸成了猪肝色,他以为自己马上就能如愿以偿,可是没想到这是仙人跳。

他说嘛,这前戏做了这么久,迟迟不进入主题,原来如此。

可恨的是,这一屋子都是他的同学!

扑过去就要抢唐雅的手机,可是却被王哲一把扯住了衣领,朝着门外拖去。

最新小说: 阴阳刺青师 千夜琉璃梦 戏精的诞生 反派扮演手册 世界重叠 位面旅者的退休生活 科技帝国从高分子材料开始 快穿之你是我的糖 从红月开始 道士半生录